首頁> 甘肅 >內容
先生們與《敦煌藝術大辭典》
來源:光明日報 2021-01-09 19:08

《敦煌藝術大辭典》 敦煌研究院編 樊錦詩 主編 趙聲良 副主編 上海辭書出版社

參與編纂《敦煌藝術大辭典》的孫儒僩先生繪制的莫高窟第237窟單層木塔圖

參與編纂《敦煌藝術大辭典》的劉玉權先生的手稿

《敦煌藝術大辭典》壁畫類詞條

百年之業

敦煌,一個流光溢彩的名字。從漢代經魏晉南北朝至隋唐五代宋元,多個民族在此生活,多種文化在此匯聚。

今天,越來越多的人目光投向了敦煌。

敦煌飛天、敦煌壁畫、敦煌彩塑、敦煌樂舞……凡是與敦煌相關的名詞,漸漸地成為大眾所熟知的內容。然而,敦煌藝術走出西北一隅,其實經歷了相當漫長的時光。

時間回到百廿年前。

1900年,在敦煌莫高窟藏經洞(即今編號第17窟)內發現的數萬件古文獻及數百件精美繪畫,震驚了英國人斯坦因和世界考古學界。那時,清政府腐敗無能,地方官員貪婪短視,藏經洞出土的文物沒有得到任何有效保護,大量經卷、繪畫被劫掠至海外。直至1909年,清政府才下令把剩余的一萬多件文物運回北京。藏經洞發現的文物,吸引了中外學者對其進行研究,也由此形成了一門對世界學術具有重大影響的學問——“敦煌學”。但是,盡管敦煌學已成為顯學,但在藏經洞發現之后近四十年的時間里,除了北京大學陳萬里陪同美國人華爾納到過一次敦煌外,中國幾乎再沒有一個學者親自到敦煌石窟進行過實地考察。

1937年,一位叫李丁隴的畫家,專程赴敦煌石窟臨摹壁畫,并將臨摹的畫帶到內地展覽,由此讓敦煌藝術引起了更多人的關注。在李丁隴的幫助下,畫家張大千也抵達敦煌,在敦煌停留達三年之久。張大千不僅臨摹了大量的壁畫,還對石窟的內容做了詳細記錄。在這前后,考古學家向達等人也來到敦煌,對石窟進行研究,對敦煌周邊的文化遺跡進行考古調查。

敦煌藝術的精深宏富,終究會吸引一批竟畢生之力,只為保護和研究它的知己們。

1943年春,常書鴻先生跨越千山萬水,來到敦煌。他放棄的,是法國巴黎優渥的生活和揚名國際畫壇的機會。在他的組織下,敦煌首個專門性研究機構“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于次年設立。一批學者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開始了敦煌石窟的保護研究工作。研究人員李浴、史巖等先生,啟動了對洞窟內容和供養人題記的調查整理,這是敦煌藝術基礎研究工作之始。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黨和政府高度重視敦煌文化遺產,加強了敦煌文物的保護和研究。20世紀60年代初,國家撥巨資進行莫高窟的全面保護維修工程,取得了重大成果。敦煌藝術研究的新時代來臨了。

首先,在壁畫臨摹的基礎上展開了石窟歷史與藝術的研究。在北京大學宿白先生的指導下,開始了系統的石窟考古研究。與此同時,對壁畫圖像內容的考證研究也全面展開。1981年,中日合作的《中國石窟·敦煌莫高窟》(1—5卷)出版,集納了敦煌研究院的學者們對石窟年代的考古分期研究、各時期石窟藝術風格的研究以及部分壁畫圖像的研究成果。這一時期還先后出版了《敦煌莫高窟內容總錄》《敦煌莫高窟供養人題記》等書,為學術界提供了基本的研究資料。1984年,敦煌文物研究所擴建為敦煌研究院,為敦煌石窟的保護和研究創造了良好的機遇。此后,不僅敦煌研究院的學者們不斷發表論著,相關基礎資料和研究成果,還推動了國內外學者對敦煌石窟藝術與考古的研究。

百年來,經過一代又一代學者的努力,敦煌壁畫中主要的內容,如佛教故事畫、經變畫、佛教史跡畫、傳統神話傳說等內容基本上都已考證清楚;各時期供養人像及題記的系統調查研究業已展開;敦煌大部分洞窟的時代基本確定;對敦煌石窟各時代的藝術風格特征有了基本的認識;造型藝術、音樂、舞蹈以及服飾等方面的研究也全面展開。這些,都為《敦煌藝術大辭典》的編纂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十年之功

季羨林先生曾說,敦煌文化的燦爛,正是世界各族文化精粹的融合,也是中華文明幾千年源遠流長不斷融會貫通的典范。

敦煌是如此氣象萬千,以至于要將其內容囊括于一本典籍中,需要耗費巨大的心力。

20世紀90年代起,在季羨林先生主持下,國內敦煌學界專家學者們共同參與編纂,完成了《敦煌學大辭典》。這一巨大的工程耗時數年,共有120余位學者共襄盛舉,可以說代表了當時中國敦煌學研究的最高水平?!抖鼗蛯W大辭典》于1998年問世后,敦煌學研究仍然處于高速發展的軌道,新的成果不斷涌現,特別是在敦煌石窟藝術研究等領域,陸續推出了新的論著成果,如1999—2005年陸續出版的26卷本《敦煌石窟全集》,刊布了北區考古調查重要成果的《敦煌莫高窟北區石窟》(1—3卷)。上述諸多新內容,在編纂《敦煌學大辭典》時并未產生,學術界普遍感到有必要修訂《敦煌學大辭典》。與此同時,隨著敦煌藝術日益深入人心,廣大讀者渴望有一部既可全面查閱,又可作為欣賞敦煌石窟及相關藝術內容的著作?!抖鼗退囆g大辭典》就是在這樣的形勢下開始策劃編纂的。

2004年,樊錦詩院長對我說,要編《敦煌藝術大辭典》。當時,我剛取得美術史學的博士學位從日本回國,擔任敦煌研究院編輯部主任,她叮囑我,要認真組織好、完成好這項工作。我們在與上海辭書出版社總編輯張曉敏先生商談此事時,大家都意識到,敦煌藝術作為中國傳統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越來越受到關注,《敦煌藝術大辭典》的編纂,勢在必行。

很快,我們就成立了編委會,開始了編撰工作。我以為,有《敦煌學大辭典》的珠玉在前,再進行擴充、改寫或重寫,應該不太困難。但是由于敦煌藝術的體系龐大,工作量極大。隨著學術研究的不斷發展,很多以前收入《敦煌學大辭典》的條目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問題,大部分舊詞條的作者或年事已高,或已故去,不得不在另請學者修改或重寫。工作繁復瑣屑,我們的編撰時斷時續,竟延續了十多年。在這期間,有些最初參與寫作和修改的作者都已去世,令人無限傷感。

辭典是工具書,需嚴謹準確,作者必須對詞條涉及的內容有所研究,才有可能寫出正確的釋文。因此,盡管是幾百字甚至只有幾十個字,也必須字字斟酌,反復考量。有時,寫幾個詞條所花費的時間與學力,不亞于寫一篇論文。

饒是如此瑣屑,參與辭典編纂的先生們卻依然非常認真。

年屆九旬的建筑史專家孫儒僩先生,對他的詞條反復琢磨修改,還一一配上他繪制的線描圖。在“莫高窟第172窟城樓圖”中,不僅建筑的飛檐、斗拱、窗牖、廊道一一可見,四名正在站崗的守備也栩栩如生。“莫高窟第237窟單層木塔圖”中,塔的雕飾、佛像的手勢都清晰可辨。

考古學家劉玉權先生增補的一批詞條,用工整的鋼筆字謄抄在標準稿紙上。泛黃的稿紙,仔細記錄著老先生的研究心得。只需略作閱讀,就可感受到他簡素文字里沉潛多年的功底:“窟頂藏密樣式的金剛曼荼羅圖像,其明王頭大、腿短而身長,球狀眼睛、咧齒,作忿怒像,奉無量壽佛降魔。從內容到形式均系典型藏密繪畫風格。”

每每看到這些老先生的文稿,我就生出由衷的敬意。

當這本厚達715頁的辭典終于付梓時,我將它拿在手上,感受它沉甸甸的分量,不禁感慨萬千:這不是一本普通的辭典,而是敦煌藝術研究幾十年歷程的見證,是幾代敦煌藝術研究者畢生之研究精華的匯總。我希望,當讀者拿起這本辭典時,能夠感知中國古代即擁有如此宏大、如此精美的藝術,能通過敦煌藝術進而知悉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髓。

千年神采

敦煌莫高窟始建于公元366年,其后陸續營建了大量的佛教洞窟,從4―14世紀,延續了千年之久,創造了壁畫45000平方米、彩塑2000多身、唐宋木構窟檐5座。

《敦煌藝術大辭典》,則力圖匯總敦煌藝術各個領域各個方面歷年的研究成果,展現敦煌藝術千年的神采。

全書收錄28類、近3000個詞條,含1000余幅圖片,約140萬字,集納了敦煌石窟(包括建筑、彩塑、壁畫)、敦煌歷史遺跡遺物以及石窟考古與藝術研究領域學術詞語和專業知識、歷史人物、著作等方方面面的內容。以藝術詞匯為例,收錄了佛教、歷史、考古、建筑、繪畫、雕塑、音樂、舞蹈、服飾、裝飾、書法、篆刻等領域詞條。書里甚至還有古代天文學、農學、化學、軍事等方面詞條,可謂百川匯流、萬象包羅。

在編纂詞條時,我們尤為注重的是體現最新研究成果。此處,可列舉一二。

莫高窟北區洞窟,不同于南區洞窟。南區洞窟以大量精美的塑像、壁畫為主,北區洞窟則少有塑像和壁畫。通過20世紀80—90年代的考古發掘發現,北區石窟主要是禪窟、僧房窟、僧房窟附設禪窟、廩窟、瘞窟等,是古代僧人修行、生活起居及埋葬死者的洞窟。除弄清了北區洞窟真正的功能和性質外,此次考古還發現了大量珍貴遺物,有各種語言文字的古代文獻,如漢文《雜阿含經》、敘利亞文《圣經》文選、藏文令旨、西夏文活字文獻《諸密咒要語》、回鶻文文獻《阿毗達摩俱舍論實義疏》、八思巴文《善說寶藏》、蒙古文對漢語音譯文書等,還有泥質佛塔、木雕像、紙畫、絹帛織物、景教銅十字架、藍寶石金剛杵、銅八角器、梵文和八思巴文印章等,對研究我國古代民族融合和歷史,以及古代中外交往和東西方文化交流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

北區考古發掘在上個世紀末才結束,大量重要資料雖在2004年出版的考古報告中公布,但一般讀者不一定會讀大部頭的學術著作。本辭典收錄了數十條北區洞窟及出土文物的詞條,有助于讀者了解莫高窟的全貌。

另外,敦煌藝術由于涉及學科極為廣泛,內容十分復雜。有的內容以前作了定名,但隨著研究的深入,取得了新成果,推翻了前人的定論。如這本辭典中關于莫高窟第321窟南壁的壁畫,在1998年出版的《敦煌學大辭典》中定名為“寶雨經變”,后來經學者研究,這鋪經變應為“十輪經變”,《敦煌藝術大辭典》就采用了“十輪經變”的說法。當然,對于一些學術界仍存爭議的內容,我們采取謹慎的態度,如果不能證明前人的結論是錯誤的,那么仍然保持學術界長期形成的看法。

辭典由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任主編、院長趙聲良為副主編,敦煌研究院及國內敦煌學界七十余位學者共同撰寫完成。

為了保證解釋的權威性,每一類詞條,都由這方面的權威專家來撰寫。大量石窟藝術詞條,由老一輩敦煌研究專家段文杰、史葦湘、孫儒僩、萬庚育、施萍婷等先生撰寫;石窟考古類詞條,由樊錦詩、賀世哲、孫修身等先生撰寫;歷史類詞條,大部分由李正宇、郝春文、榮新江、陳國燦等先生撰寫;音樂舞蹈類詞條,由王克芬、鄭汝中、董錫玖等學者撰寫。除了老一輩學者外,近二十年來活躍在學術界的專家如王惠民、趙聲良以及敦煌學研究新秀張小剛、趙曉星、孔令梅等學者,都承擔了部分詞條的撰寫。而莫高窟北區考古發現的新內容,則由主持莫高窟北區考古工作的彭金章先生和參與此項考古工作的王建軍撰寫。

由于這本辭典的編撰,進行了十多年,因此,這項工作是由幾代敦煌學者共同完成的。如果從年齡結構來看,我們的作者隊伍,既有出生于上世紀初的耄耋長者,又有各年代出生的學術中堅,也不乏上世紀80年代出生的新秀。

作為藝術大辭典,這本辭典改變了過去辭書以文字為主、圖片較少較小的狀況,照片全彩印刷,特別是重要的壁畫、彩塑作品,往往以通欄甚至整版印制。此外,還輔以很多線描圖,把敦煌壁畫的很多細部,清晰地展示出來。1000多幅圖片,使辭典具有較強的藝術展示功能,利于敦煌藝術愛好者欣賞和學習。

學無止境。以敦煌藝術這樣龐大的體系來說,不論是歷史、考古,還是藝術等各方面,都仍然需要進行深入的挖掘和研究。因此,本辭典難免會出現疏漏或錯誤之處。

然而無論如何,辭典歷盡艱辛,終得出版。它是我們幾代學人,獻給敦煌的一份敬意和深情。

(作者:趙聲良,系敦煌研究院院長、研究員)(本文圖片均由敦煌研究院提供)

責任編輯:高蕓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  服務條款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  投稿信箱 |  辦公
CopyRight 2010-2019 wwww.tcm-kidney.com Corporation,All Right Reserver
甘肅省酒泉市委宣傳部主管 甘肅省酒泉市酒泉日報社主辦 酒泉市新城區神舟路27號 備案號:隴ICP備11000709號-1
甘[2010]00001號 00125001 互聯網新聞服務許可證號:62120180005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甘公網安備 62090202000137號

131美女爱做视频午夜免费